首页 河大新闻网 文艺园地 正文

一只靠叉子插着屁股坐着的大象终于倒下了

 

每次看见这张照片,就觉得他是在审视自己

每次看见这张照片,就觉得他是在审视自己 

 

胡迁(本名:胡波)死了,自杀。

老实说,在他的作品获奖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他还处于不被大众认知认可的地位。对他感兴趣也不只是因为网上添油加醋的叙说他是个多苦难多不得志的文艺青年,而是他担任原作者、编剧、导演的《大象席地而坐》获得柏林电影节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并在最佳处女作奖颁发环节被评委特别提及。这很正常,接触不到那个圈子的普通人,评判的标准始终依赖于那些标杆式的奖项,甚至于最遗憾的是我只能通过大家对大象的评论来传达二手信息。

2017年10月13日,作家河小西发微博称胡迁上吊自杀,我对这一事件并没有任何印象,他们圈子里进行了小规模的悼念,于我们不过是又一个想不开的文艺青年。

2018年2月16日,《大象席地而坐》在柏林首映,24日摇滚客发文《笑贫不笑娼的时代,理想算个屁!》,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胡迁,摇滚客的这篇文章从胡迁的悲剧学生时代开始写起,写艰难考入北影以后发现自己格格不入的悲愤,写好不容易得来资金来拍自己喜欢的电影后,又因为电影长达四个小时与制片人王小帅争执,最终制片方解雇了胡迁,甚至要他拿出350万来买电影版权,最后以理想斗不过穷结束,我无法说他的观点是错误的,可是胡迁生前好友兼大象的摄影师范超说:他这个人在生活上松松垮垮,但一涉及自己的作品,他绝对容不得半点干涉。人们试图勾画出一个在极其清贫情况下,怀抱着理想与充斥着利益的商业圈斗争却不断被打压的青年创作者的形象,一遍一遍的丰满形象,甚至于给王小帅扣上“压死胡迁的最后一根稻草”的罪名,却没有意识到这四个小时长的文艺电影在中国市场基本没有出入,在如今,很显然符合大众口味和快节奏的电影才有可观的回报,而可观的回报才是投资方决定投资的根本目的,谁会心甘情愿投资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导演的不合大众的作品,仅仅因为他的理想?

没有机会去看电影,但我去看了小说,小说的开头就提到了席地而坐的大象

“它他妈的就一直坐在那,可能有人老拿叉子扎它,也可能它就喜欢坐在那,然后所有人就跑过去,抱着栏杆看,有人扔什么吃的过去,它也不理。”

小说和电影不一样,却都有绝望,那种让观影者胸口压着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却怎么也推不动的绝望,小说中的“我”睡了哥们的女人,哥们跳了楼,“我”去找正在追求的另一个女人,邀请她去花莲看那只大象,荒诞的要求遭到了拒绝,独自一个人前往的男主角死在了他所迷恋的大象足下。

电影有四条主线,韦布为了给兄弟出头,失手把同学推下楼梯;于城发现哥们出轨自己的女人,跳楼自杀了;韦布的女友和教导主任一起唱k的视频曝光,母亲不但不能给予安慰,反而询问他们是否发生过关系;韦布的邻居老头发现孩子正在计划把他赶出家门,为了卖掉这所房子。身份迥异的四个人,同样的走投无路,同样的被“满洲里马戏团“所吸引,想要去看那只席地而坐的大象。

拍摄地点在河北的小城镇,一个叫井陉的地方,那里雾霾严重,适合拍摄。

电影里主人公生活的环境,儿女不像儿女,父母不像父母,朋友更是好笑,胡迁无疑是聪明且天才的,230分钟,宁愿被除名也不会退让,有人说这是一部关于“伤害”的电影,每个人歇斯底里都是质问的一个话题“我们还要活多久”仿佛活着即被伤害着,满洲里的大象是他们的乌托邦,他们借此来给予自身活着的信念,仿佛看见这只“可能有人老拿叉子扎它”而坐着的大象,人生就不会那么不堪。就像顿河所说的“猥琐、丑陋、外强中干,正是我们每个人捍卫自己私立可能的样子,这些人物群像游走挣扎,像是我们操蛋的日子被拍扁到了大屏幕上”

没有看见电影的机会,我几乎看完了网上所有的评论,《大象》的结局是几个人打算一同去满洲里看这只传说中席地而坐的大象,四个人与其他行人一起下了大巴,抽会烟、笑两下、歇一会,又上了车,灯远车行。

至于他们去没去成谁知道呢

但是胡迁却是去不成了,他心里的那头大象,那头“可能有人老拿叉子扎它”而坐着的大象最后也没能支撑他走下去,终于轰然倒塌。

他的悲剧可能在于执拗和理想,不愿接受他所不喜欢的世俗准则,但既然他选择了小众,便要做好了承受代价的准备,只是结局如此,说明准备的还是不够。像多少早逝的才子一样,不需要惋惜也不应受谩骂,尊重便好。

像胡迁这样的人,他们走在一条窄而险的小路上,成全的不只是他们的理想,更是在拯救当下岌岌可危的小众文艺片市场,其实如今也有很多不错的尝试,比如给文艺片开辟点映模式,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小众文艺片市场,也聚集起了大批有着共同爱好的观众,但普及范围小,发起过程复杂等等也限制着有质量的文艺片被人们了解的机会,也许解决如何开辟文艺片院线,如何保证文艺片产量和质量的问题才是拯救下一个坐着的大象的根本。

愿逝者安息

愿《大象席地而坐》早日在中国上映。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李旭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