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文艺园地 正文

遇见天堂

t01570996fbca07aa62

许多年后,宋天杨再次遇见江东,含着泪嫣然一笑。

认识江东以后宋天杨就一直在笑,在一起的时候笑,方可寒介入的时候笑,江东背叛她的时候笑,甚至分别的时候都在哭着笑。笛安说,她的宋天杨和江东都是好样的,他们在勇敢中孤独,承受着更多的伤害,成全一份藏在深处的奉献。

笛安将“美好”这个词送给宋天杨,因为再无哪个扎着两条麻花辫穿着藏蓝色背带裙的女孩安安静静的坐在看台上等江东回来,也再没有哪个女孩对方可寒说,我们三个人一起生活。几乎是一个洁白无瑕的人物——不闹别扭、没有唠叨,有人说话的时候安静地听,离开之前永远选择原谅……原来爱情可以成为一种信仰,可以没有报复性的互相伤害,可以将干干净净的自己捧着献上。可是爱情不是一个人的信仰,所以当本能敌不过理智的时候江东妥协了,却不愿意拖着肮脏的自己面对宋天杨。有人说爱到深处是成全,成全的另一个名字叫做奉献。传统意义上,站在道德至高点上的人都面临着死亡,所以笛安让他们在最高处滑落:一边说着我们三个一起生活的宋天杨一边用方可寒的绝症安慰自己、逼自己离开心上人而求得救赎的江东对方可寒动了情。那么矛盾,又那么合理,即使是信徒,就算真心奉献才会心安,也免不了对回报的期盼。

虔诚换不来三个人的爱情,掺杂了私心的情感支撑不起真实的生活。方可寒是出现在江东和宋天杨之间的第三者,人群中的交际花。她自私且从容,从一而终,虽不是故事的开始,却决定故事的结局。如果说宋天杨的奉献是把干净的自己送出去,那么方可寒就是让不干净的自己不打扰别人。三份不同的善良相撞,最后往往不是相互契合而是分散各方。

笛安在三个人身上寻找着奉献的价值,却发现逻辑把情节推向必然的方向,无论怎样相互体谅都无法顾全每个人的生活。无私中的一点执着,天真里的一点霸道,或许就是难以启口初衷。

承蒙你的出现,够我欢喜好多年。不知什么时候渐行渐远,却不想挥手告别。只在原地等了好多年,直到再次遇见好好说一句再见。

责任编辑:李旭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