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文艺园地 正文

四叠半主义者的自救之旅

t0115551908a92aecd0

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有一首著名的诗歌——《未选择的路》,每个人处在人生的岔路口时,或许都会像作者一样犹豫不决,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的选择会对我们的未来造成什么影响。更重要的是,每一个选择都是无法重来的。那么,如果我们能回到人生的某个关键时刻,再做一次选择,会不会过的比现在更好呢?本书给出了一个答案。

《四叠半神话大系》的主角是一名大一新生,他怀着对大学生活的美好憧憬,踏入了大学校门,本以为能够拥有“瑰丽而充实的大学生活” ,但事与愿违。在他看起来有些惨淡的大学生活里,主角和他的损友小津,一起诱拐充气娃娃香织小姐、找寻传说中能去除任何脏污的梦幻圆鬃刷、充当不择手段追讨逾期借书者的图书馆警察、为贡献自己成为京都观光资源而不论刮风下雨都在哲学之道苦读并辩论西田几多郎的《善的研究》。当他突然醒悟,发觉自己两年生活毫无意义的时候,他开始幻想,要是现在能够回到刚进入大学的时候多好啊。于是时光突然倒退,主角回到最初选择社团的时刻。在不断“读档”中,主角加入了各种“充满爱”的社团,但是在每一个社团他都会再次遇到损友小津,离奇荒诞的事情也不断发生。虽然每一次“读档”都有那样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但是他始终无法改变自己的“宅男”气息,既不敢参加活动,又不敢借归还失物的机会向女生告白。最后主角不得不从社团“友爱”的氛围中逃离出来,回到自己四叠半的狭小宿舍,成为所谓的“四叠半主义者”。 

“我们的大部分烦恼,是来自于梦想另一种有可能的人生。把希望寄托于自己的可能性这种不能指望的东西,正是万恶的根源。”书中师傅对主角说的这句话如当头棒喝,即使来过,不肯改变的自己一定会迎来同意凄惨的结局。对于那条“未选择的路”,我们与其后悔自己的选择,沉浸在不可能幻想中,不如做一些切实的事情来改变自己凄惨的现状。人们仿佛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更多时候我们不过和主角一样,一面懊悔一面胡思乱想,厌恶自己的同时却无可奈何。最后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连门都不敢出。内心也渐渐封闭,在昏暗的“四叠半”中自我沉沦。

“明明遇上这种倒霉事,被迫站在通往更没有意义的未来入口,却无知地作这种乱七八糟的妄想,逃避现实也该差不多一点。必须知道羞耻。”尽管被这样训斥,我们“烂泥扶不上墙”的主角,没有做出任何改变。而他的损友小津——主角的反面,在一次次“轮回”中,加入了所有社团。虽然他的生活也一塌糊涂,但不同于男主,小津毒蛇腹黑又死皮赖脸,“努力”地“反抗”,“努力”地把每个人都搅合成一团烂泥。虽然男主表面上说瞧不起小津,但内心其实还是想像小津一样冲上桥头,认真的吐槽这个世界,然后跳下鸭川。当我们还沉浸在假如的幻想中,有人却先于我们做出了我们敢想不敢做的事情。压抑的热血是悲哀的,与其事后后悔,为什么不大胆去做呢?

“同学,如果良机来了,千万别让它跑掉。良机来的时候,不可以漫不经心地做同样的事。请把心一横,采取和至今截然不同的做法抓住它。这么一来,不满就会消失,你就能走上另一条人生道路。尽管那里也会有不同的不满。你应该很清楚我在讲什么。”人生就像是主角“牙齿间的竞技场”,夹在失败与妥协间。很多事情的关键就在于敢不敢迈出第一步。在最后,我们的主角以“裸奔”的方式,冲出了四叠半的寝室。寝室之外的世界被渲染的很迷幻,男主奔跑着,这辈子最“努力”地奔跑着,要和过去的自己决裂,完成那些一直没完成的事情。终于,主角蜕变了,他完成了四叠半主义者的自我救赎。而书外的我们,是不是也该思考,做出一些实际的改变呢。

四叠半的世界,似乎很安逸,但也很孤独。当你透过阴暗逼仄房间的小窗看着阳光明媚的外界,心里涌上的该是多么压抑的情感啊。所以,勇敢地摆脱自己“宅”的气息吧,这场自救之旅会很艰辛,但旅途的终点,一定是前所未有的美好世界。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四叠半神话大系
责任编辑:李旭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