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文艺园地 正文

活着,而非幸存

 

 

《活着》封面 

《活着》

 

我不是一个画家,不能用画笔诠释自己对活着的热爱;我不是一个医生,不能用这间产房到那件手术室的距离展现活着的美好;我不是一个音乐家,不能用跳动的音符弹奏活着的感动:我只是一个读者,我从《活着》的字里行间随福贵的际遇或流泪或欣慰,合上书,最终是满满的感动。

就如作者余华所说,“对《活着》而言,生活是一个人对自己经历的感受,而幸存往往是旁观者对别人经历的看法。”而人生,冷暖自知,花开花落,幸与不幸,都是正在经历的那个人的感受,旁人自然替代不了。因为没有身临其境,也不会有什么感同身受之类的言语。所以活着,而非幸存。

时间是伟大的创造者,她能写出未来的奇迹。在时间面前,我们卑微的像蜉蝣一般。也不过一年的光阴,崔护只能空有“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叹息那日思夜想的辗转却无奈化作一声轻叹。而福贵,从一个只知吃喝嫖赌的阔少爷到牵着一头和自己同名的老牛犁地的老农,也不过是几十年的光阴。他在这些年中失去了双亲、儿女、妻子、女婿、外孙,承受时间带来的一些苦难,默默地埋葬了自己的至亲,这对寻常人来说是多么难接受的事实。可是经历了这些之后的他依旧友好地对待这个世界,坚强地活着。他像一位勇士,为活着而活着。即使眼角爬满了皱纹,头上添了白发,也要为了那些爱的人牵挂的人好好活着,他不是旁人眼中灾难的幸存者,而是自己眼中时间的经历者。

福贵是幸福的,因为他始终有亲情相伴,有爱相随,无论富有还是贫穷,风光还是落寞。在他还是纨绔子弟时,家珍逆来顺受,为他经营这个家;在他为佃农时,他的妻子毫无抱怨地换下水红旗袍穿上粗布衣服给他缝衣纳鞋;在他妻子离开人世前还希望下辈子还能和他在一起。这种陪伴是最长情的爱。相濡以沫的感情支撑着两人相伴一生。即使是粗衣淡饭,也是知足。

而我对凤霞印象最深的便是她被送人时要那人带她去田埂再看一眼她父亲默默啜泣的画面。在我们都还叛逆的年龄,她早已下地干活,相关大人般照顾母亲操持家务,甚至用自己的一生换取弟弟和家庭的未来。她的懂事让人心疼,她对父母无言的爱更让人落泪。还有有庆,那个风一样的男孩,那个爱羊爱抱羊的男孩,那个为别人家孩子搭上性命的孩子。

在还没有上完小学,还没来得及好好用自己的力气孝敬父母的时候,他就会把糖小心翼翼地留给家人,自己也舍不得吃。所以福贵的人生是幸福的,他被人惦念,他也有要惦念的人。他的活着是在经历了生死离别和大起大落后的坦言与乐观,淡定与从容。

从《活着》中,我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信仰,一种要活着的信仰。无论你现在的处境有多煎熬,也要坚强地活着。活着才有未来,活着才对得起你自己和那些期待的眼神。在你的人生中,在你赶赴与时间的约时,一定要停下脚步多看看那些与你并肩的亲人,多陪陪他们。

许多美好的事物因为我们习惯了而不会去珍惜,正如那些对你不离不弃的亲人。你最容易忽视的就是他们。而那些充斥黑暗的日子是他们用坚实的肩膀,用最温暖的怀抱给了你莫大的勇气,用看上去很宽厚抖擞实际上也很疲惫的身体为你铸成遮风挡雨的墙。一路同行,荣辱与共,这是血浓于水的默契和力量。有了这些,苦难又算得了什么。

纵然人生路上有荆棘和沙石,我们且歌且行,为信念而活,为亲情而活,为自己而活,也活得潇洒,活得自在。

活着,是一个人对经历的感受,喜怒哀乐,与别人无关。

时间如纸,命运如笔,无论悲喜,最先感动的都是自己。

 (作者 王李宁)

责任编辑:白林丰
0

最近更新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