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毓秀人物 正文

【毕业生】王蕾:走走不停,难忘风景

王蕾

2015年12月26日,保定的冬天漫着大雪,大雪之外则是紧张的考场。

这一天,是她一段路程的开始,也代表着她一段路程的结束。

“是忐忑和累。”王蕾,作为河北大学历史学院的一名应届考生,这样形容当时的感觉。“相似于高考的氛围和感觉让我忐忑,也使我感到熟悉。”她说,“但是确实很累,是一种积蓄在心理和生理上的疲惫。”

当她手中拿到研究生初试的答题纸时,每门科目都只有三个小时的答题时间,思路不断、走笔不停。研究生考试初试一共两天,九个小时的背后是她作为一个考研人长时间的坚持和努力,其中有挫折,更有激励。路途不短,但走累了也不要停,停下的、放弃的都成了风景。

通过考研,今年9月份她将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开始世界史专业的研究生学习。如今,作为一名毕业生,当问到有何想要对学弟学妹说时,她仔细斟酌一番,说道: “希望每位学弟学妹都能有出于本心的目标,为之努力并居安思危。”

两次挫折——王蕾这样概述自己在备研途中遇到的阻力。“第一次,是在得知人大招生名额有可能大幅度缩减时。”她静静地谈着,但口气中仍包含着一种莫名的紧张,“这就如同晴天霹雳,慌乱和犹疑给了当时的我重重的压力。”而最终,她仍然坚持选择中国人民大学,这可能就是她对初衷的最好把握与诠释。她说,自己是在综合了种种因素的基础上选择了中国人民大学作为考研院校。这既有着她小时候“人大梦”的影响,更有着对自身专业和平台发展的需求。

“第二次,是在初试结果出来后,通过网络发现很多远高于自己初试分数的人,因为学校不公布排名,所以不知是真是假。”她带着玩笑的口气,“当时真感觉要‘玩完了’,虽然身边的人都鼓励着自己,但自己却像热锅上的蚂蚁。”而最终,她也成为进入复试的七个人中的一个。行百里者半九十,她说,最后的复试可能是她在整个考研路上最为紧张和艰苦的一段。面对复试考官提出的“连珠炮”一样的专业问题,她用十余分钟的时间,交上自己的“答卷”。在此之前,她进行了详细的准备,但问题仍让她措手不及。

她称自己有着一种“迷之自信”,正是这种自信让自己能撑到最后。而真正面对一个长时间的备研路程,除了自信外,她说到了取舍。“当有一个你真正想去的得到的东西摆在面前,你自己就会有取舍。”王蕾选择逸夫楼作为“备研根据地”,这里安静,同时也距宿舍比较远。“当你心无旁骛地在那里完成自己计划和目标,有一种成就感!这种成就感会不停地激励着你的自信心。”她倚着沙发,笑着说道。

去年暑假,不同于大多数的考研人,她选择了位于石家庄的家中复习。尽管家里环境的备研环境很优越,但自己很难融入到一种全身心投入的状态中。她明白这是一种拖累,不仅影响着自己的父母,也影响着自己。后来,有个机会,她“投奔了”了一位在师大备研的同学。“我很感谢他,没有他的‘收留’我估计很难在那段时间里有着那么大的进步,毕竟这个暑假对考研的人来说太过于关键了。”这位同学也成了被问及考研路上你最感激谁的帮助时,王蕾第一个提及的人。尽管有研友,她说,“孤独感依旧‘爆棚’。”

孤独感是每个考验人在长时间的备研途中所必然经历的,除非你放弃,否则很难有办法解决。这种孤独感来自于远离纷繁的网络生活、放弃杂乱的社交活动、成为校园里的“独行侠”等等。她说,最强的孤独感在于接到复试通知后,她独自来到学校准备的那一段时间。新年没有过完,作为较早进行复试的一批人,她最快地返回学校,而其他的同学还未到学校,曾经熟悉自习室和研友,如今她一个也不认识了。

“当你面对自己的一种对于更高更好的追求时,吞咽这种孤独在所难免。”知性而乐观的王蕾轻松地说出来,但复杂心态或许很难为外人所感。

每一个人对自己的考研结果都有着清晰的认识,但也只有自己最清楚付出了多少。“王蕾考上了人大?不可能吧!”她笑着转述周围同学的惊讶。当她每天辛苦地奔波于南北院之间,周围同学还保留着她大一大二时乐天派、不太努力的印象。但她明白自己的潜力和要求,必须逼自己一次,释放自己。最终有着这样的结果,外人其实不应惊讶,因为他们很难明白整个过程的难挨和熬人。

三年的研究生生活就在眼前,她希望自己能在更高层次的学习中提高自己历史学术的发展。“好好学习,为成为历史学者而努力。希望探索和创新能成为我自己在历史学术上的基石。”她静静说着自己对未来的希望。

四年前,她进入河北大学历史学院进行历史学习,郭晓勇、冯赫阳、孙艳萍三位老师成为她大学本科生涯中重要的“提灯指路人”。无论是历史的思维,又或者历史知识的积累,她说:“幸福并感激着,无论是对各位恩师,又或对历史学院。”这种感觉保留在心底,不仅因为这里是她的母校,还是一个终点和出发点。

她认为,研究生在某种程度上不再是传统意识上的学生,大学的结束就代表着学生生涯的结束。进入大学时,自己是十八九岁的年纪。现在等待离开,人生已经走过二十余年。她珍惜着最后陪伴舍友和同学的时间,珍惜着这些即将成为回忆的一分一秒。

最后,记者问到她毕业时刻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她说,离校前,想逛一逛这个熟悉到每一个角落的校园,用脚步再丈量自己在这里的四年、思念和“不说再见”。

(记者 曹明康)

责任编辑:杜筱芦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