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文艺园地 正文

原谅我现在还跟你谈情怀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这是许巍演唱的新歌《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里的名句。发布当天,微信朋友圈被刷屏。“金句”流传开来,一时语惊四座,舆论沸腾。

吹捧者有之,贬低者亦有之。吹捧者情怀开道,让许巍又一次扬名在外;贬低者痛斥情怀,顿觉许巍被坑,而后高晓松骂声一片。众声喧哗,莫衷一是。只是无论褒贬,情怀都成了消费的对象,沦为自媒体时代吸引眼球的标签。标签之下,无人问津。

吹捧者认为这象征着一种情怀,代表了芸芸众生去追寻诗和远方的渴望;贬低者反之,以为眼前活得苟且,到了远方就能田园牧歌起来吗?进而推论,这是谄媚的伪情怀。偷换概念,生活还是会过地一塌糊涂。看起来贬低者技高一筹,有如醍醐灌顶,让小清新们从自我感动中惊醒。

王小波曾说过与高晓松类似的一句话,“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有一个诗意的世界”,倘若王小波还健在,估计也会招致非议的吧。但是,事实上这两句话所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对现实生活的琐碎的反抗。不要习惯了平庸就为平庸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生活只是需要不止眼前的苟且,而不是没有苟且。

高晓松在《晓松奇谈》中不止一次地提到过一个重要的词——妥协。历史如此,个人亦复如是。人类在从童年社会化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要接受一些社会规范,也就是向社会妥协,承认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我们无法改变,只能接受,但诗和远方赋予了我们独特的精神世界。如果说平凡的生活使我们变得千人一面,那么诗意的世界则使我们展现人的高贵。需要注意的是,诗和远方或许并不存在于现实世界而是人们对精神世界的追求。如果将任何一次旅游就算作远方的话,只不过是远方的苟且罢了。

反情怀者不顾具体的语境,借他人之言而推一己之私。

他们自己立靶子自己打,曲解原意,靠着反情怀的旗号吸引受众。他们将原本的人生智慧推向极端,转化为“生活没有苟且,只当去追寻诗和远方”,用“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这种极端个例作为论据。以此想要充当精英,唤醒庸众。然而这种趋于极端的作风已经可以被算作愚民了,勒庞论述道“群体的夸张倾向只作用于感情,只会被极端感情所打动”。这种行为着实无耻之尤。

到底谁是精英,谁是庸众,聪明人一望便知,何须冒情怀之名而来。

靠情怀之名吸引看客的,多是伪情怀;真情怀者往往不屑于讨好普罗大众,而是胸中自有一番天地。中国现在进入了自己的镀金时代里,GDP第二的成就不仅意味着经济的发展,还标志着消费主义的盛行。这样的时代里,原谅我现在还跟你谈情怀,毕竟这是金钱至上的时代,毕竟这是娱乐至死的时代。

即便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认为,真的情怀还是要有的,有大情怀的人方能成就大事业,有情怀自成高格。朱光潜在《谈美》中有一段经典的话:把自己所做的学问事业当作一件艺术品看待,只求满足理想和情趣,不斤斤于利害得失,才可以有一番真正的成就。就以评论为例,眼下的中国尚无人可及鲁迅。鲁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情怀境界,造就其杂文间的笔法奥妙,绝非后来者可仿。虽不可仿,评论家们又有谁没读过鲁迅呢?

真情怀者并不似吹捧者那样以情怀开道,他们都是沉默的大多数,让情怀慢慢落地。高晓松这首歌的精髓或许正在于后两句话,“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情怀不是用来消费的,而是用来实践的;理想不是用来自我感动,而是作为明灯去追求的。情怀的价值就在于自我实现的价值,在一个进步的社会里,人们需要相信真的情怀不会远去,而是离我们越来越近。

原谅我现在还跟你谈情怀,纵然这是金钱至上的时代,纵然这是娱乐至死的时代。

(作者 白林丰)

责任编辑:杜筱芦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