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文艺园地 正文

悲伤是不可名状的

14082113206983

 

自从知道了“不可名状”这一成语,我首先并且坚定的认为悲伤是不可名状的,文字表达总感觉略缺一二,况且语言。

我喜欢看书和电影,喜欢读别人的故事和写自己的故事。相比较那些看完之后呵呵哈哈一笑而过的故事,能留在心里的都是些曾让我因此悲伤一天甚至半年的故事。

对于悲伤这一词的理解,源于很多年前看的一部小说——《悲伤逆流成河》。当时我还初中,在班主任不值班的下午,放任空白的作业一口气读完这书。

男主是老师的宠儿、家长的掌中宝,女主是生活古怪、需要人爱却一直忽视身边的爱的早熟女孩。偏偏两人之间产生了某种介于爱情和友情之间、或者说是凌驾于爱情与友谊之上的微妙情感。我在看开头时就隐隐担心,毕竟两个人的差距就是不能在一起的距离。直至顾森湘和顾森西姐弟俩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一切才刚刚开始。四人的感情归属短暂而看似和谐,终究还是渐行渐远,开始直面来自生活、来自人性的各种各样的挑衅。在易遥因为齐铭和顾森西对自己的不信任以及对自己的厌恶,而跳楼自杀在齐铭的面前时,我的心情是那样悲伤,悲伤到想不出在“悲伤”前面加一个怎样的扩大词性的形容词。

常有人说这是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我不以为然,则认为它仅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在看完整部书之后留下的不是对爱情的某种感觉,只是迟迟说不出话的悲伤感。

再来讲一个曾在微博上看到的故事。看人称,作者应该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作者讲自己小时候写作业写不好的话,妈妈就会很自然的撕掉作业,让她重写。女生长大后任职班级学习委员,就会很自然的因为同学写不好作业而撕掉,于是也自然而然的被全班同学孤立;再一次,女生六岁时因为当着客人的面挑出自己不爱吃的芹菜而被爸爸用筷子猛的敲头,因此长大后一直和爸爸有隔阂,二人单独出门时在别人看来就是两个互不认识的陌生人。

女生这样描述那种感觉:那根筷子猛的触碰到脑门的感觉至今我还是不能忘记。人小的时候不会顾忌是否丢了面子,我不是因为丢人,只是那种从脑门蔓延到心头的疼痛感让我畏惧了他。

女孩在文章最后写:“我不是怨恨我的父母,他们给了我生命。只是如果在我天真烂漫的年龄里别做那些让我记到现在的事情,我想我现在会生活的更好。”全文没有提到“悲伤”,只是读完之后让我低沉的说不出话来。我明白她的感觉,那种来自亲人是失望的最无言表达的悲伤。

可毕竟悲伤是消极情绪,面对生活还应乐观。我还会继续看悲伤的小说或电影,然后继续陷入悲伤。我父母也会在我小时候不顾我想法而无意中或多或少的伤害到我,但我依然爱他们,我们性格和而不同,我们生活很是舒服。

(记者 张琪)

责任编辑:杜筱芦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