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记者观察 评论 正文

人大师生决裂:狂徒何狂?欲治学,先做人

本站评论员 杜筱芦

日前,一篇“师生断交公开信”被热议于网络。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研一新生郝相赫在微信朋友圈中发表了对北大历史系教授阎步克及人大历史系教授韩树峰的无端谩骂及其它不满言论,导致他的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孙家洲教授“极为震怒”,斥其“狂徒”,并公开宣布与其断绝师生关系。

事件短短几天内便一波三折,郝相赫先是发表了一篇“情况说明”作为回应,并同意解除与孙家洲老师的指导关系。然而不久后,郝相赫又发表道歉信“恳请孙老师能够继续容留我做您的学生,接受您的教导”。9月22日事件出现最新进展,孙家洲教授在看到学生言辞恳切的道歉信后写了另一份回应,但目前学院领导不同意发表。对于是否坚持解除师生关系,他表示已向学院报告,暂不便对外公开讲。

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有人认为学生年轻狂妄,咎由自取;也有人认为导师气量小,学生有言论自由,即使过激也应该好好引导,断然决裂有违师者风范。

对这件事做价值判断,需要弄清两个问题。

首先,郝相赫到底对学界前辈做出何等评价?在学术界,观点不同甚至激烈争论都是被包容的。然而看郝相赫的朋友圈截图,他却写下“听说微博上有壮士骂阎步克这个垃圾,我很高兴”等句子。没有学术观点的分析,没有不同意见的呈现,直接把学界前辈定性为“垃圾”,此等言论即便称不上是人身攻击,也离“学术自由”相去甚远。无理谩骂和挑战权威,绝不能混为一谈。

作为一名历史专业的学生,我深知在这个“生有涯而学无涯”的学科里,考上研究生只不过是站在学术圈外、拥有一块敲门砖而已。阅读量和人生阅历都是一个历史研究者学术素养的来源,一个年轻人读了几本书便大言不惭,肆意谩骂学界前辈,即使不考虑其人格品行,也可见其缺乏学术判断和视野。

再者,导师和研究生到底是怎样一种关系?论文《本科生导师制与研究生导师制的比较研究》中提到:“本科生导师制与研究生导师制是两种不同的教育机制,前者重在人生引导,具有开放性,属于隐性教育的范围,后者重在学术指导,属于显性教育的范围。”教育专家熊丙奇评价称:“中国高校研究生培养的导师制,学生有选择权,导师有自主权。一个老师成为导师,这意味着其学术声望和教育声誉,要接受学界的考量,所以他要对学生的学术操守还有人品作出判断。”据孙家洲教授透露,郝相赫“从报到之后,在微信上屡屡发表攻击他人的言论”。对此,孙家洲感到不安,也曾经发信给他,劝学生“要处事平和”,还准备在中秋后与郝相赫好好谈一谈未来三年的学习规划。郝相赫却屡教不改,谩骂前辈,品行不端,令师门蒙羞,导师觉得忍无可忍,“道不同不相为谋”,一纸长信两界划清,此举在导师与学生的“双选制度”中属于正常行为,并不应受到指责。

当然,涉事双方都有不妥之处。郝相赫固然咎由自取,但导师毕竟处于师生关系中的强势地位,一纸决裂信可能成为学生在历史学术圈中的无期徒刑判决书,此事的处理方式或许可以更柔和一些。

如何处理师生关系不是个新命题,从过去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到如今的“双选契约”,师生关系的模式在逐步变化,但不变的是彼此应坚守的底线。学术能力与道德水平未必一定挂钩,但尊师重教这种再基本不过的素养,应是每个治学者所必备的。

责任编辑:段广学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