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文艺园地 正文

《胜者即正义》:颠覆三观的暗黑系心灵鸡汤

《胜者即正义》海报

《胜者即正义》海报


推荐理由

要推荐的这部日剧原名《Legal High》,第一次看到它的中译名时,我有一秒钟的诧异——《胜者即正义》?

这几个字眼凌厉而不近人情,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反驳:“怎么可能?符合公平、道义的不才是正义吗?”

然而就是这部荒诞不经的剧集颠覆了我对正义、法律与真相的认知。

这是一部法律题材的日剧,男主人公古美门研介是一名市侩贪财、为赢官司“不择手段”却战无不胜的毒舌律师,女主角黛真知子则是一位追求正义与良知、充满热血与激情的律界新人。一个以胜诉为追求,一个以“秉法律之利剑、断善恶于分明”为使命,一个理性而冷酷,一个温和而善良,在男女主信仰与思维的碰撞中本剧的主题被逐渐揭示。

全剧采用每集一个独立案件的模式,题材涉及广泛而深刻:歌曲剽窃案引发的知识产权争端、议员受贿导致的信任危机、房地产开发商与居民的矛盾、离婚调停、遗产继承纠纷、环境污染、校园暴力、医患矛盾……

一起起案件中,古美门研介总是站在看似令人憎恶的那一方,比如眼中只有利益的房地产开发商、使用未经许可的药品却导致患者死亡的医院、抄袭他人原创作品的娱乐公司等等,当观众被剧情带入进去开始觉得“正义必胜”“古美门真无耻”的时候,却总会迎来出乎意料的反转,而最后完胜的总是无良律师古美门。在一次又一次的不可思议中,我渐渐开始领悟编剧的深意:

我们口中所谓的正义,真的是正义么?

我们认为的真相,就真的是真相么?

第一季第一集中出现了一个法律中的经典问题: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到底哪一个更重要?

只要最后的判决结果是正义的,有罪之人被绳之以法,我们是否就可以使用不正义的程序?还是我们应该坚持程序的正义,哪怕最后的结果并不正义,有罪之人最终逍遥法外?

第一集的这场杀人案中,一个少年被警方严刑逼供,最终屈打成招,被判杀人罪成立。为了拯救这名少年,黛只好重金求助于战无不胜的无良律师古美门。经历一系列审判,最终古美门证明了是警方逼供,判定少年无罪释放。

然而最后的反转出人意料,被无罪释放的少年在感谢完黛真知子之后,转身恶狠狠地看向警察,低声说:“下一个杀的就是你。”

无论是黛还是观众,应该都想不到,她努力解救的少年很可能就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陷入迷茫的黛无助地看向古美门:“律师你觉得是他杀的吗?”

古美门的回答值得深思:“是不是他杀的都无所谓,都跟我没关系,我也不感兴趣,检察院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他杀人,所以他被无罪释放了,这就是法。”

黛:“那么,真相何在呢?”

古美门:“别太自恋,我们不是神,只是区区律师,不可能知道真相的。”

黛:“那我们又应该相信什么?”

古美门:“自己去找。”

我们总是渴望探求真相,心中泛滥着满满的正义感,却忽视了人类的认知是有限的。

在第四集关于日照权的诉讼中,建筑公司不顾居民反对强行动工建设高层楼房,黛真知子作为建筑公司一方的辩护律师很同情那些被剥夺了阳光的平房居民们,偷偷给予他们帮助。

得知这些的古美门把黛带到了一个施工队旁边,并告诉她:这家店的老板去世了,只有老板娘一个人苦苦支撑,如果公寓停工,那么她会断了唯一的收入来源,她就只有自杀了。

黛动摇了。然后这一切迅速被回家来的老板拆穿。古美门还理直气壮大言不惭:全部都是我现编的。

古美门:“听了我刚才的话,你怎么想的?”

黛:“什么怎么想的?“

古美门:“你是想帮助岛津地产公司了吧?”

黛:“我是这样想的,但这不是你的谎言吗?”

古美门:“但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说不定真的存在这样情况的务工室,不是吗?你口中的正义,只是居高临下的同情而已,不过是怜悯每次出现在眼前的可怜之人。”

黛:“可是,如果你否定这种行为的话,那么正义又在哪里?”

古美门:“我们又不是神,怎么可能知道那种东西,为了委托人的利益全身而战,我们律师所能做的只有这个,也不应该去做越份的事。”

举这两个例子,我只是想重复古美门所坚持的那句话:“律师不是神。”

其实人人如此。

我们只是普通人而已。我们心中秉持着一元论的道德观,因为它符合我们的认知、契合自身的利益。既然没有像开了外挂一样拥有上帝视角,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做救世主?有什么资格凭借着肉眼看到的所谓真相,将道义凌驾于法律?

如同案件里黛真知子认为的正义,实质上是居高临下地将同情倾泻给弱势的一方。如果换一个角度,建筑公司按照合法的方式建造房屋,却要遭受讹诈,强弱者地位转换,正义是否也将转移?这种廉价的同情、自以为是的正义,有些可笑。

真相定格在事件发生的刹那,安静地存在于时间的夹缝里。我们追求真相,却不一定能追求到真相。

我们习惯把善恶两极化,然而事实上,世上并没有那么多一尘不染、无辜受欺的弱者,也并没有那么多十恶不赦、冷血无情的施暴者。争端、纠纷,多数是两方费尽心机的博弈。我们不是神,不可能洞察事件的每一个细节,因而也并没有资格做审判者。

作为一部法律剧,古美门也让人们正确认识“律师”这一职业。律师不是法官,律师的天职不是追求正义,而是为委托人的利益全身而战。这是职业规则,并不代表律师本人的立场与态度。古美门为冷酷无情的资本家辩护且拼尽全力胜诉,并不代表他善恶不分、三观崩塌,反而说明他专业且敬业。

我最欣赏的一点是,编剧想要颠覆观众的价值观,却并没有重构它的野心,而是重在引导思考。古美门以自己的方式赢得胜利,理性而冷酷,然而他就一定是值得提倡的吗?黛真知子的温暖积极就一定是低级的吗?

在第二季终极之战中,古美门说过这样一段话:“真正的恶魔,正是无限膨胀的民意,是坚信自己是善人,对落入阴沟的肮脏野狗进行群殴的“善良的”市民。但这世上,也有愿意伸手救助那些落入阴沟的野狗的笨蛋,坚信自己的信念,不顾自身安危的笨蛋。托那个笨蛋的福,今天江上顺子女士才得以摆脱民意的污流,凭着自己的意志出庭作证,虽然可能只有江上女士一人,但这的确改变了民意。我为这个笨蛋,感到自豪。”

古美门的心中,其实也欣赏黛的“笨”。因为不论什么领域,总会因为有这样执拗顽固的“笨蛋”而艰难地向前迈出一步。这世上有百样的观念,有百样的律师,有划清法律与道义界限的古美门,也有渴望用赤子之心推动法律与社会进步的黛,就是在这样的信念交锋里,我们才能得知不同类型的利弊,感知不同信念的坚持与可贵。

这样一部好剧,值得用“人生必看”来加冕。

精彩台词

1.对于被欺负这件事要勇于面对,到底这是不是勇于面对就能解决的呢?说起来,欺凌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呢?作为加害人的学生、老师、学校,不,这些都不是本质,本质是更为恐怖的东西,那不知存在于教室,也存在于办公室、公司、家庭,存在于这个国家的各个角落。我们平时不得不察言观色、随波逐流,多数派自然地被认为是正义,意见相悖的就会被排挤。欺凌的本质是 气氛,特别是在这个所有人从左往右,从右往左地移动的国家,名为气氛的魔物有着十分强大的力量,在这个敌人面前,法律也都无能为力,是个能吞噬一切日渐壮大的可怕怪物,别说面对,连逃脱它都难上加难。

2.小黛,你记清楚了,这就是这个国家根深蒂固的互舔伤口这一文化,人类习惯被长期饲养的话,就会像这样变成寄生虫一样的生物。 

3.有怨言的话去坟墓里面说,钱不是全部,钱就是,是你们向对手报一箭之仇,见识你们的骨气的方法,是夺回被剥夺的东西和被践踏的尊严,最合适的代价,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4.正义是随立场改变的,获胜的才是正义。 

5.自我牺牲吗?不是,她只是想做好人,口口声声这是为了他人,以为自己是悲剧的女主角,这叫自我满足。

6.我们不过是愚蠢,感情用事,不断犯错的再渺小不过的生物而已,同是这样的凡人,能够判决别人吗?不,不能。因此,代替我们,法律来做判决,不管多么可以,不管多么可憎,不带任何感情,只根据法律和证据来判决,这才是我们人类经过悠久历史而得到的法治国家这一无比珍贵的财产。

7.证据是为一开始就准备好的结论一点一点被制造出来的。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吗?如果非要说安藤贵和犯了罪,那也只有一宗罪—就是遭人厌恶罪。在这个国家遭人厌恶是有罪的,这根本不是法治国家,也不是发达国家,是将妖女架火烧死,对此幸灾乐祸的中世纪黑暗时代。请仔细回想一下,我们制造过多少次因冤罪而生的悲剧,究竟要犯多少次同样的错误才肯罢休。

8.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头名为嫉妒的野兽,如果这头野兽开始暴走,就再也无法束缚了,一度崩坏的邻居关系是无法复原的,只能任其暴走为它分出个黑白,世界绝不会因为笑容而改变!

9.真正的恶魔,正是无限膨胀的民意,是坚信自己是善人,对落入阴沟的肮脏野狗进行群殴的“善良的”市民。

10.是所有人幸福,想争取双赢。但这些不过都是你个人的欲望而已。受众人感谢、崇拜、追捧、收到无数粉丝的来信、连最佳牛仔奖都比我先获得想必相当满足吧。但是,你所做的并不是双赢!而是制造出无数弱小的输家,让你自己一个人成为赢家。

(记者 杜筱芦)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丁振寰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