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文艺园地 正文

【图】我喜欢你,从来都与你无关

我想告诉你,你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初听时,便想着,眉目清俊的少年似乎是站在烟雨朦胧的江南,正笑意浓浓。

“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于是这本就富有诗意的姓氏,在你的身上,又凸显了它的美。

浮生面具三千个,谁人与我共长歌

我一直都明白你的孤独。

即便咧嘴笑的像个傻子,我也知道,我们并不快乐。为这样的时代,这样的生命,和这样残忍的生活,所以才会更加向往那些穿透世俗的美,便恨不能以己之身,代人之悲欢喜乐。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冬天,在玉屏楼看最美的雪景。

夏天,穿透层层云雾,辽想飞来石的奇景。

秋天,青松苍石,那些最自然的景物,都横现眼前。

我想春天的黄山,也许是美的,翠竹遍生,山鸟飞歌。而我又不禁想到了离它六十公里远的屯溪。我似乎看到那个北面依山,南面傍水的屯溪老街,孤独的坐落在市中心,青瓦白墙,古朴淡雅。

我想去万粹楼看那些珍贵的字画。想吃着烧饼,拉着你的手,走在石板小路上,看路旁门楣上栩栩如生的雕画。想和你走完十八条巷弄,再去茶楼品一杯象牙色的黄山毛峰,看看楼下古香古色的风景,偶尔转过头相视一笑。

浮生面具三千个,还有我陪你,共长歌。 

1429237630_slUpARsw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如果我是你窗前的一株紫花,又或者是缠绕青瓦白墙的藤叶,在你晨起推门而出时,我便散发清新的香味,美好你的一整天。

如果我是午后的阳光,你懒散着不经意在沙发睡着时,我便穿透窗帘照在你的身旁,温暖你的所有。

如果我是你手中轻握的笔,我便想写出最美的情字,让墨香肆染着你的灵魂。

我的灵魂是幽冥之界最后一缕青烟,它凝结于满面凄凉的秋日,飘散在白雪寒寒的腊冬天。我来自无声亦无意的另一片天,离开时节无改亦无变,流水迢迢山映斜阳边。

我愿是你永世不离的陪伴。

三魂七魄都因你极尽温柔

试着没有目的的生活,就像一个失去灵魂的木偶,麻木的身体,无力的眼神。沉浸的心过了许久许久后,终于泛起波澜,那些字里行间的温暖,浇灌着内心深处的脆弱。

因为有你,所以才想要努力,想要自己变的更美好,足以和那样优秀的你肩,一起度过几十载的风风雨雨。

不再想要哭泣,不再祈求怜悯,不再渴望孤独,不再害怕一切。

你织丝成网,系无解的温暖,结在我心上。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我曾经看过一个故事,上面讲到,有一个人每天都坚持爬山,年年岁岁,同样的一座山,他走了数百遍。

那时我不禁嗤笑,这人大概很闲吧,这样的坚持,有何意义呢。

直到后来,我每每回到老家,都要摘下一片竹叶时,也有人问我,你这样坚持,有何意义。

然后我似乎懂了,每个人都有信仰,而坚持的信仰,也许都是别人所不能理解的。就好比如,有人问我,你是谁,你是怎样一个人,我为什么要喜欢你,可我无言以对。

或许我们所坚持的,连我们自己都不明白。

一分一秒,这样渺小,一天这样短暂,一年转眼即逝,一生却这般漫长。

爸爸妈妈年轻时的样子,一直停留在脑海,有些时候甚至以为,他们才30不过,而爷爷奶奶的白发,就像突然长出来的一样。那时候不过六七岁的我,到如今十年了,却好像是昨天一样,可是这样快,我如今却才十七而已。

十七岁,我无法支配自己的人生,只能在时快时慢的岁月中,偶尔想念你。

是啊我喜欢你,只是少了一份以爱情为名而在一起的执着。

遥不可及的梦想

远离尘世喧嚣的小镇,温馨的家,悠然的生活。

阳台上种着花花草草,一张木桌,一个双人椅,夏天的黄昏后,相偎在夕阳下,我们看着书,放着优雅的古乐曲,吃着西瓜,咧嘴笑的美好又幸福。然后,伴着窗外的月光,带着笑容渐渐入睡。

晨起时,阳光照进房间,睁开睡眼,看着对方不禁大笑,开始打闹。洗漱后,在木质的餐桌上喝着牛奶。吃完早餐,飞奔去店里,一个不大却又精致的书屋,每日都有不同的人来,点一杯柠檬水,戴上耳机,静静地看着书。关门后,我们回家做饭,打打闹闹的吃完晚饭,收拾厨房,携手在楼下散着步,直到天渐黑,我们的影子被路灯拉的纤长。

曾经的柳叶败落,是今天的红叶枯落。夕阳眷恋在墙头,那一抹残留的柔情都不属于我。

梦里不知,身是客。

你告诉我的,我从未忘

可能你有梦想,可能你没有梦想,但你最想去的一定是离你妈妈最近的地方。就是这样的你啊,让我好喜欢。即便在那一瞬间我觉得我们再也不可能了,可我依然想去你最想去的地方,也许不能花前月下,也许只是咫尺天涯,却都无关风月了。所有关于未来的遐想,永远不会实现了。

而当你遇见一个眉目恬淡笑眼弯弯的姑娘,你的每一个清晨,都会伴随着她清澈的声音度过,而那时也许你早已忘记曾经也有个姑娘对着你一遍一遍的唱歌。你会和她相守到老,而你不会知道还有我一直等着你,期盼来世的相守到老。

嗯,如果有来世,如果有人给你唱两生契,请你记得一定要喜欢她。

“他衣衫褴褛走过春秋冬夏

不敢靠近年少岁月翩跹的那一刹

他还为她挑那盏灯花

她说人海茫茫也不怕

这一生颠沛流离荡碎牵挂

这一世寻寻觅觅霜雪染白鬓发”

我喜欢你,从来都与你无关

                                                        (记者 陈晨)

责任编辑:丁振寰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