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校史钩沉 正文

60个鸡蛋换来12万元新闻传播图书

看到这个题目,您可能说是空穴来风,天方夜谭,天上掉馅饼。但是,我跟您说,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是我一个退休老教授亲身经历过的事。总值12万元台币的图书就在我们新闻传播学院资料室,一进门第一排书架上放着,因为是古本书,只准在资料室看,不准借出。您现在可能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这就把事情的经过简明扼要的告诉您。

话还要从头说起,我是新闻专业的筹建人之一,负责图书和设备的建设。1981年国家拨款5万元开办费,规定只能购买与新闻学相关的设备和图书。那时照相器材是特控物资,购买设备要先造表,层层上交审批,往往申请数量多,批准少,批准后只能在指定的商店购买。上时代80年代,图书很少,新闻传播类图书稀缺,买书要起大早赶到书店排队等候。到外地买了书,怕寄出丢失,无论多少都自己背回学校。可是,我们知道港台设备和新闻传播类图书很多,没有可靠的人也无法购买。新闻专业开办前几年,因为拨款不能及时用完,所以每年拨款也受限制。那时,我们曾多方寻找有港台关系的人,以期能解燃眉之急。

到了1995年,事情才有了转机。9月我参加在华中理工大学(今华中科技大学前身)召开的“世界华文与华夏文明传播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会上结识了台湾政治大学的世界著名学者李瞻教授,出版家和新闻学家朱传誉先生,我十分诚恳地讲了请他们帮忙购书的事,他们表示愿意尽力。我打长途电话告诉负责人,并商定给钱途径。会议结束时朱传誉先生跟我说,他们商量过,愿意与我们交换图书,即把我们下架图书给他们,换取新闻学新书。在场的复旦大学的丁淦林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的方汉奇教授马上表示,他们要照此办理,回去就做。我回来如实告诉了负责人,他说这是好事,可惜我们做不成,我们专业哪有下架图书?我又去找校图书馆,馆长说管内图书出入要登记,不方便。

我不甘心就此罢了。我又找到负责人,告诉他,两位先生在北京办事,住燕京大酒店,我想看他们,说明情况,还要他们赠书。那时,出差要先申请,才能报销。负责人很为难地说,如果你去,送东西、路费都不能报销,怎么办?我说大不了花掉我一月工资(月薪600余元)。他准假让我去北京。这时我犯了愁,我平生还没有送过礼,可我不能空手去,这点礼仪是必须的。我想到两位老人已年长,老年人重视养生,送点养生品可以。那时,我校生物系教授培育一种“高能蛋”,即用特殊饲料喂鸡,生出的蛋,对心血管疾病有预防和治疗作用,便带上工作证(本校职工8折)买了2箱鸡蛋,一箱30个,共60个。我到燕京大酒店找到了他们所住房间,人已出门,我一直等了3小时才见到。他们对“高能蛋’有耳闻(那时疯传此疗效好),但不知何处购买,要给我鸡蛋钱。我是来要书的,钱,说破天,绝不要。他们说回台湾后要筹集图书,让我们等着。朱传誉先生让其在上海工作的侄女,先转寄我几本书,我写信致谢意,并询问寄新闻系书的事。1997年,价值12万元台币的书寄到新闻系资料室,正是我们需要的广播、电视、广告等书,填补了我们图书的空缺,我们寄去赠书证以表感谢。这成为两岸同胞血浓于水的友谊象征。我们心存感激,总想有机会对他们当面致谢。

2007年机会到来,我去台湾政治大学参加国际学术研讨会,新闻传播学院白贵院长,让我带去一幅字、一幅画,送李瞻教授略表心意(朱先生病逝),与会的天津师大刘卫东教授,忙为我们赠送字画拍照留影,记下了友谊长存!

(乔云霞,河北大学新闻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王芳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