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毓秀人物 正文

韬六年之光,现“模糊”之美

——陈圆老师专访

我看到过,一座很高的楼屹立在嘈杂的市区;我体会过,嘈杂市区的市井生活;我不曾想到过的是在高楼之上有那样一个工作室,里面承载的是个人单纯的理想。这个理想无关随波逐流的名利追求;无关“更高、更快、更强”的现代社会的加速度运行;无关“聪明的成功学”。这个理想与一种心灵慰藉有关,与一种坚持的韧性有关。

2014年10月30日,陈圆老师“模糊的记忆”服装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一时间这位青年教师便引起了广泛关注。而有关陈圆老师与他的独立品牌“模糊”的故事还要从六年前说起。2008年,陈圆老师在河北大学旁的一幢写字楼内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同时推出了原创品牌“模糊”。一个工作室的运行并不需要太多人手,设计师负责构思画出设计草图,助手负责把草图中的每个部分裁剪出来,然后把模板交给样衣工,经样衣工缝纫后一件衣服就成型了。而这由草图上的笔画成为可穿着成衣的过程中设计师无疑是最 核心的角色。

陈圆老师工作照

“模糊”,中国式思维

“你们可能觉得‘模糊’不像是一个品牌的名字”,在向我们解释“模糊”的理念时,陈老师顺手抽出了一双筷子,“就拿吃来讲,相比西方的餐具而言中国的筷子可以夹菜,可以喝粥时搅拌,有时在食堂打饭时几个馒头拿不了直接拿筷子一串就走。这就是中国的餐具,结构最简单却功能最多。而西方人用的叉子、刀子、勺子这些 餐具,通过形状就知道它有什么功能。这显示出东西方思维方式的不同。西方人设计时的形态来自科学的样式,而东方人所设计出的形态则更多地来自于随兴的想象。”

中国传统服装讲究的是宽松,平面的直线的裁剪方法使衣服适体又不完全合体,含蓄地显现了温情流动的人体曲线美。当穿在身上时,起伏连绵的衣褶和曲直缠绕的襟 裾,营造了飘忽自在的效果,衬托了人的气韵。西方国家更偏重立体紧身的服饰,设计出的服装突出人体的曲线美。这就是中国服装的“模糊”。

说起此次服装展的主题——“模糊的记忆”,还要提到陈圆成长经历中的时代烙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生活经历深深地影响了他。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年代,人们的心灵亦在冲动与保守,自由与禁忌间徘徊,人们追求前卫时尚又面露羞涩,敢于追求又无从下手,恰恰在这样的时期,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了独特的审美情趣以及独特的穿衣方式。 陈 圆希望用一种服装设计的语言,运用写实的手法将那个时代再现。“我很怀念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是我成长的年代,那时人们的社会心态、文艺作品,给我很大影响。”于是我们在这场秀上看到了熟知的灰蓝与军绿色以及让我们曾经无比心潮澎湃军装兜与肩章。陈圆将这些符号平面化处理,勾起了人们对那个时代的回忆。“当时我甚至想把模特的状化成那种很红的脸蛋,因为那样更加真实,可那样舞台效果会变得不好,后来我就放弃啦。”

“模糊”是遵从内心的自我表达

“中国不是没有优秀的设计,中国古代有很优秀的设计理念,无论是服装艺术还是建筑艺术,只是到了现代,设计体系被西方主导了。”说道这里他向我们提到了梁思成 的《中国建筑史》。在这第一部由中国人自己编写的权威的建筑史中梁先生讲解各个系统建筑自身之优劣,解析他时他族建筑与我之异同。“可单纯的重复古代没 有意义,近代人应当继承这个脉络推陈出新,可惜因为西风东渐,没有能延续下去,提起现代服装设计就全是西方那一套了。”

陈圆老师做了一系列的尝试来打造他眼里的中国风——不是传统或古典符号的繁复运用,而是中国思考方式 。他所推崇的现实主义的艺术风格恰恰是建立在中国式的思考方式之上,看似运用叙述的毫无修饰的的手法,却最能直射某个时代的心灵深处。正如北京服装学院副教授黄欢 所评价的那样“陈圆先生正是一位源自传统又不断打破传统的当代新锐设计师,他的作品是在与中国传统的对话与询问中确立自己的位置和符号”。

“到底流行由何而来?”陈圆老师这样解释:“有设计实力的大品牌推出了自己的创新设计,很多小品牌就跟风效仿,直至让这些“新设计”渗透到市场的每个角落。这 就构成了流行。虽然不反对流行,但陈圆老师为他的“模糊”定位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线,没有追随与迎合而是展现出自我不同的理念与风格,他相信只要作品独特并足够优秀就一定会有受众。“服装还应当承载更多的人文精神,应当让受众感受到设计师的情感与关怀。”在陈老师眼里服装并不一定要做大做强。小众但独特 的设计同样意义非凡。

于匆匆那年找到自己的发展方向

1995年 陈圆老师考入天津美术学院,最初报服装设计专业时他从没想到过读大学要踩缝纫机。“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很自悲”,陈圆老师第一次做作业是按照样板动手裁剪西 服,作业交上后却得了全班最低分。“我这个人就是韧性强,从来没放弃过”,事情在后来真的有了转机。在综合设计课上老师布置了结课设计作业,限时5周完成。由于生病陈圆开始动手设计时只剩了两周时间,而这次他不仅用少于其他同学的时间完成了作业而且还收获了一份惊喜。“是我们老师发现了我,他给了我很大信心,让我知道我在这方面是有潜力的。”

经历了最初的迷茫后陈圆老师逐渐对服装设计有了感觉,那时他最喜欢的是日本设计师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欣赏他们在西方现代设计面前不随波逐流,追求不同。他最推崇是德国设计,“德国人的设计不求外观炫耀但注重品质,德国的产品设计大都采用最简洁甚至近乎直线化的线条,形式简单但比例考究,顺手好用。

陈圆老师工作室一角

最初走进陈圆老师设计室时有两件物品让我印象最深,一个是老式录音机里五条人《县城记》的音乐一个是茶几上的茶具。大学时他也喜欢流行音乐,喜欢齐秦,他喜欢老式录音机,朋友还专门送给他。陈老师不爱看好莱坞大片,他说“好莱坞想象力太丰富了,太炫太不真实。”但有部电影令他印象深刻,那是无意间遇到的好莱坞经典《穿普拉达的女王》,影片的主人公便是一位著名的国际服装设计师,电影里的一句话让他对设计有了重新的理解“那句台词我记不清了,大致意思是这些被你嗤之以鼻的无聊时尚代表的是无尽的财富和无数的就业机会。”相比于好莱坞丰富的想象陈圆更喜欢贾樟柯的电影,影片中传达出的自然而写实现实主义艺术风格,毫不夸张造作再次震撼了他的心灵。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创作方式与灵感,我觉得城市生活马路上就有许多能给我启发的事,没有什么比现实主义更真实生动也更能打动我。”有时这个社会会被一种成功学的 氛围笼罩,Winner和Loser是其简单、功利、粗暴的产物。有时从幼儿园的抢凳子游戏开始,小朋友们就要铆足了劲推开别人,成全自己。有些人看来在优胜劣汰的社会系统中想要成为赢家大概就是让身上有大大的限量版Logo。而在陈圆的工作室里,曲曲悦音绕梁经久不绝,那音乐不是现代的流行,不是西方的味道,是80年代的留声,是陈圆记忆中的乐曲。书架上横竖有序地摆满了书籍这映衬了陈圆一路走过来的行且弥坚。角落里的一台老式电视机更是增添了一份复古厚重感。钉在墙上的一张张设计草图仿佛在向我们讲述“模糊”工作室2008年成立至今的一份执着与韧性。6年,时尚界大概是风生水起好生热闹,陈圆老师一直坚持用服装表达出自己独特的理念,老师说自己每天一定要到工作室或看书或静坐或设计。他始终相信成功需要耐得住寂寞,不去追随迎合市场,他用行动告诉我们可以去竞争但别忘了停下来想想我心向往何方!

(记者 李渊玮 魏姗)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刘妍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