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毓秀人物 正文

郑硕:一直在路上,所向披靡,也古道柔肠

郑硕,现就读于河北大学历史学院专门史专业,本科就读于河北大学工商学院政治学与行政学专业,中共党员。历任河北大学工商学院团委宣传部长、河北大学工商学院团委副书记、河北大学工商学院学生会主席团成员,2012年担任河北大学历史学院研究生会主席。2008年在河北大学“挑战杯”创业计划大赛中获三等奖;2009年在“多普达”杯全国大学生营销策划大赛中获一等奖;2009年因其创业项目“农业电子商务网”接受保定市人民广播电台专访。现在是联中科技公司互联网运营总监、保定市初尚管理文化总监、城韵广告公司经理。

郑硕是一个不断求新的人,从大一时一个小小的网店做到现在的位置,他总在给自己的人生寻求新的挑战,而且从未止步。他这样解释:“这个人呢,总要找些新东西刺激自己!”他是一个一直行走在征程上的斗士,目标明确,脚步铿锵。

在大一时开网店赚到些钱后,郑硕没有短视地一味守着那“小本买卖”,而是果断的决定用自己好不容易赚来的第一桶金去炒股,在获得利润后,他又固执地将炒股赚来的10万元钱,毫不吝惜地全数投进了农产品电子商务市场。农产品电子商务,简单的说就是网上农产品贸易,他主要负责为农户联系买家。那是一片没有被开发过的领域,没有人知道在农产品电子商务这片广阔的领域中埋藏着是黄金还是砂砾。尽管那时的郑硕还只是个大学生的,可他就是凭着一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走进了这片领域。记者诧异:“难道不怕血本无归吗?”郑硕一脸的淡定:“我这么多年来,一直信奉一句话,钱,资本,这种东西砸在手里就是贬值。”

“精明的商人对市场总是有敏锐的观察力。”大二的他就能准确的感觉到市场的未来需求,并且在2009年时就提出类似于今年十八大的“家庭农场”。他为自己的事业规划得很清晰,方向明确,脚步坚定。在他看来,在国营农场迅速壮大的今天,在农场品市场方面,中小型农场的发展会愈益艰难。在这个集约化的大时代,中小型农场或许会逐渐退出市场了。他已然有了更远大的目标,他表示会逐步想第二、三产业靠拢。他总在换他为之奋斗的目标,他说:“这就像打游戏,我只打开局,因为它是最难的,打到后面的已经没有多大的挑战性了。”

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创业者,遇到的困难也是我们很难想象的到的。2010年的冻雨让他此生铭记,那是他人生里俯冲而下的低谷,一把就赔掉二三十万的惨痛教训。他还打趣说:“还好河大当时没什么高楼,不然我就一跃而下了!”但在谈论这段回忆时,听他低沉的嗓音,看他略闪泪花的眼睛,就可以知道那段日子的艰难。郑硕一改之前戏笑的眉眼,一脸凝重:“那时候确实难熬!和最好的朋友待在北大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还记得那是我第一次抽烟,也是唯一的一次,那股子呛味儿到现在都记得!心想自己完了,这么多年都白废了。但我朋友对我说,留得青山在,总算还有柴烧,连个柴都没有,你还赚个屁啊!”他顿了顿,低头继续说:“后来我一想,也对!我还年轻嘛!输一回有什么了不起?!输了就再从头开始!”提到这些刻骨铭心的回忆,他戏称自己都快成“钢筋混凝土,百毒不侵”的人了,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让他不断成长,而他自己,也享受着经历风雨的点点滴滴。我们惊异于他的精力充沛,便问:“难道你不觉得累吗?”他难得的一脸深沉:“哎,我也有累的时候……”“那怎么办?”他头一扭,笑得可爱:“睡觉呗!”

一个求新的斗士要永远站立住,他就得眼神犀利,方向明确。这样才能于千军围困中横扫突围,置身繁华而不迷眼。而郑硕所向披靡,也古道柔肠。

初见郑硕,衣着朴素的他没有想象中的皮鞋的锃亮,西装革履的硬冷,倒是笑容可掬,随和的很。这很难让我们把他和汶川地震时他募集的10万慈善巨款联系起来。的确,他是一个对自己“刻薄吝啬”的人,一个月生活费600,是他为自己定的规矩;出行乘公交、买打折机票,出房间随手关灯……他会尽力节省下那些不必要的开支。采访过程中,他的午餐也只是简单的皮蛋瘦肉粥和一个煎饼。当回答他为什么这么要求自己时,他只轻轻一句带过:“钱多无用,钱,应该在更需要的人手里。”

公益事业上他“挥霍无度”。汶川地震时,他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救灾第一线;河北大学工商学院人文学部走进大山活动,他亲力亲为,出钱出力。他说:“班可以不上,公益不能不做!”之前一脸笑容的他突然面色严肃,目光如炬。如今的他热衷于民间公益事业,是“随手送书下乡”和“随手解救儿童”微博等公益活动的策划者之一,他的每一个“随手”都是一个大爱工程;2012年7月,组织了关于河北涞源受灾地区的捐助活动,活动公开透明,得到社会一致各界好评。当聊到他为什么坚持公益时,他说:“就如同蝴蝶效应一样。我希望自己去做第一只飞行的蝴蝶,后面会有更多的跟来,这样我们的社会才更美好。”看得见他可爱的执着。他还是一个斗士,走在征程上,挥刀利落,落式果断,心底柔软。

他将自己坦荡荡地晒在日光下,赤裸裸的磊落光明。他让员工拿自己的私人电脑去维修,隔着屋子大声说:“我的密码是7571875,记住了!我什么密码都是它!”见我们一脸惊异,他倒是大方:“哎!没事儿!要不你们也记一个吧!我没有秘密。”他坦言,无论是做公益还做生意,都凭良心,活得坦荡荡,问心无愧就好。

郑硕,征程上的斗士,所向披靡,也古道柔肠。

(记者 翁丹萍 张秀丽)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吴姣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