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记者观察 通讯 正文

这就是日子

什么是日子?

2003年,伴随第一台光棍节晚会在河大新区拉开帷幕,在整晚的笑声和欢呼中,它正式诞生了;

2004年,成功拍摄首部DV河大真人版《大学生自习曲》,点击量超过3000万;

2005年至2007年,拍摄《泰坦尼塘》《我们大学的日子》《再现神话》《恐怖系列》等优秀DV作品,风靡网络,观众反响强烈;

2008年,它开展以“爱情三部曲”为主线的优秀DV作品展播,《错·觉》《左右》《原来爱情那么伤》深受大家喜爱;

2009至今,一部又一部精彩小品话剧在校内外各大舞台上频频登场,好评如潮……

这就是日子。7年的风雨,7年的成长,它羽翼渐丰。

日子剧团成立于2003年10月,创始人为现今凤凰卫视知名主持人尉迟琳嘉。日子隶属于河北大学工商学院,是学校五星级社团之一,在学校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现设话剧小品部、DV部、大型活动部和秘书部。每年有四场大型晚会:“菇”男“瓜”女光棍节晚会、日子剧团内部联欢晚会、“娱”人“愚”己晚会和六一儿童节晚会。

这就是日子

有一种梦想叫做舞台表演,有一种舞台叫做自由释放,有一种疯狂叫做变态街舞,有一种幕后叫做B2五楼……

有人说,日子,就是这样一群人,台上他们释放激情,全身心投入到话剧表演中;台下他们紧密筹划,认真做好一切幕后准备;他们可以带病排戏,早出晚归,废寝忘食;他们可以为了剧本争吵地面红耳赤,而后又和好如初;他们彼此熟悉,情同手足,朝着同一个方向眺望,怀着同样的激情与梦想;他们说“我爱我家”,他们说“我愿意为日子痴狂”。

有人说,日子,就是这样一种精神,为快乐而快乐,他们喊着“打倒忧伤,创造快乐”,他们坚持“不求专业,只求敬业”,他们之间没有明显的等级和职位概念,大家肩并肩一起向前,因为敬业,所以专业。

也有人说,日子,就是这样一种力量,它让腼腆的人们变得开朗,让迷茫的同学找到了方向。在这里,你可以随心所欲,可以哭,可以笑,可以疯,可以狂,可以坐在B2五楼上谈天说地,忘记一切烦恼;在这里,你愿意全神贯注,愿意付出你全部的热情,愿意忘记时间,忘记疲劳;在这里,你忘记了自己;在这里,你又找到了自己。

这就是日子。

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日子可以办地这样成功,是什么在引领着一代又一代日子人不断进取,在采访了很多日子人之后,我想我找到了答案。

和团长聊日子

“爱死日子了!”

“最大的感受就是交到了一帮真心实意的好朋友。”团长孙博雅说。

孙博雅是河大工商学院09级广播电视专业的学生,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却是日子这样一个大家看来“很疯狂”的社团的团长。

刚联系上孙博雅时,他知道是要为日子做采访后,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提起日子,他是无比快乐的。笑声中,我感受得到,这是一个日子人对日子由衷的感情。他们已经把日子当成了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们大家关系特别好,或许是因为大家一起走戏走得多了,熟悉了,也就有感情了吧!”他告诉我,从09年他加入日子到现在,排了很多话剧,每一次都留下了一些深刻的印记,或许那些细节都记不清了,但每次回想起来,那种温暖的感觉是怎么也忘不掉的。“真的很珍惜这些一起走过来的朋友们,这种感情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完的。”

每年的光棍节都是日子的周岁生日,而每年的愚人节几乎都是大四的日子前辈们毕业前在日子的最后一次聚首。“想到他们要离开,心里真的很难过,去年的情景到现在都很难忘。”他说日子人到大三都会退居二线,把日子交给大一大二的同学,但是只要有时间,他们就会“回家看看”,永远不会完全地脱离日子。我想,无论走多远,日子都将会是他们心里一个恒久留念的归属,一个永远在身后的港湾。

我爱我家——刘腾阳日子副团长兼编导

和孙博雅团长一样,这位副团很积极地接受了采访。他跟记者讲起了日子的招新。每年招新时,日子人就会在景观大道披着团旗,放着团歌《看上她》,跳着团舞《变态街舞》,每年都会招400多人。“当时学长学姐们建议我去日子,刚上大一,比较茫然,周围同学都加了,我也就跟着加了,没想到会带给我这么多惊喜。”

大一时,刘腾阳上了十几次戏,他说第一次站在舞台上表演时,他第一次感到了那种释放自己的兴奋,从此就爱上了这个舞台。“当时我演的是《大话西游》里的唐僧,后来还获了个‘最佳男主角’,感觉特别爽!”后来他才发现,每次话剧的演出背后都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晚会前一个月就要开始准备排戏,差十几天时开始宣传、批展板等等。“走戏是一件痛并快乐的事”。有时候他们早上很早就去了B2五楼,中午都不吃饭不睡觉,晚上11点左右才能回来。“虽然很累,但大家也很开心,有时自己练着练着就忍不住了,大家都笑地快抽了!”

他说,日子不仅受校内人欢迎,也常常应邀外演。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去燕赵都市报组织的一场博客大赛晚会上表演,演出结束后,副市长、党委书记以及河大的领导们在富海大酒店请日子的演员吃饭。“当时在那么高级的饭店真挺激动的,也确实饿坏了,我们几个那一顿就吃了六盘鸡!”说到这里,他不禁笑出声来。

“在日子,我们可以特别随意,完全放开自己,这是一个自我释放的平台,同时也很能锻炼自己的社交能力和团队意识,再有就是交到一群好朋友,总之,收获真的很多!”

“有时站在舞台上演到精彩的地方,台下就会笑成一片,我们就得等他们欢呼完再接着演,那种内心的成就感和满足也让我们更加充满激情,演出的东西也就更好看了!”

最后,他微笑着告诉我,“真的很高兴,我是日子这个家里的一份子,很高兴认识了这么一群可爱的人们!”

为“日”痴狂­——宋昊  话剧小品部部长

“一路走来真的感到心里很温暖,日子带给我的真的太多太多了!”宋昊说。

如果说,日子可以让一个人的性格有所改变,那我想,这位看上去挺安静的宋昊同学感触应该最深了。

“我以前是个特别腼腆的人,高中时上课老师找同学回答问题,我总是把头埋的最深。”真的难以想象,曾经这样腼腆的一个人,现在竟然是日子话小部的部长。他说,是日子让他放开了自己。每年大二的日子人都会培养大一的同学们参加表演,把自己的心得教给他们,并给他们表现的机会。宋昊就这样在加入日子后不久就迎来了第一次登台的机会。

“第一次上台,看到台下黑压压的一片,特别紧张,而当演出结束后,走出来的那一刹那,突然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快乐,我好像找到了另一个自己。”从此,这个腼腆的少年爱上了演戏,也渐渐开朗起来。大一到大二,他演出了十几场话剧,也交到了很多朋友。

“大家来日子一是因为喜欢舞台,二就是为交朋友。大家一起走戏,不断地彼此熟悉,聊天也越来越深入,慢慢就像一家人了。”他还说,他们在一起也会争吵,也有矛盾,但总能很好地解决。“比方说,走戏时,大家的意见就会不一样,有了分歧,我们不会忍,反而大声吵架,吵完了,说累了,就没什么了,之后你会发现,在他的剧本里后来也融入了你的东西。”在日子,官职并不重要,大家都畅所欲言。

“走戏真的很辛苦。去年愚人节时为《如此包装》这场话剧,就忙了很长时间。那会大家有的带着病都去排戏,每天早上去了B2五楼,就一直忙到晚上宿舍关门。”他说,那时候最郁闷的是,每天剧本都在改,每天演完都觉得和前一天完全不一样了,越改心里就越没底。“那场话剧演完时,心里真爽,当时就想,行了,再也不走戏了,真不是人干的活!”

“我想说,日子不仅是大家想象中的那样,我们不单单是一群疯子,我们疯、玩、闹,我们工作起来也很认真。”宋昊说,日子的名声是这个大家庭一起用血汗拼出来的,少了谁都不行。“与其说我们爱日子,不如说我们爱日子的人。”

“日子人都一样,即便是退居二线甚至毕业离校了,有事时只要一个电话,就会赶回来。这种感情是不会被割断的,”宋昊说“在日子的这段经历特别宝贵,将是我生命里永远绕不开,也不想绕开的一段记忆。”

后记

最后的最后,我真的被感动了,我想我的答案就是,爱。是爱让他们一直并肩而行,即使走散,即使不得不离开,他们之间也永远有一种感情无法割舍,他们爱日子这个家,他们愿意为它痴狂。

对日子的这份感情掺着友谊、梦想、热情和他们一路走来的青春足迹,慢慢地在每个日子人心里扎根生长,像温柔的藤蔓,缠绕成了血脉相连的姿态。

我想,从此提起日子,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疯狂,不是话剧,不是变态街舞,也不是B2五楼,而是笑声,由衷的笑声。我想,这就是日子。

(记者 张小瑞)

日子自制宣传片:

日子相关视频:video.baidu.com/v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日子 就是
责任编辑:吴姣
0

最近更新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