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河大新闻网 记者观察 评论 正文

“40岁4000万”怎能衡量人生成败?

本站评论员 胡师尧

近日,北师大教授董藩发在微博上的话又成了舆论的焦点:“高学历者的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并对研究生提出要求:当你40岁时,没有4000万元身价(家)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贫穷意味着无能、懒惰、耻辱和失败。”

如果他强调的是身价,希望他的学生在40岁对社会有巨大的贡献,那应是一种鼓励和期望;但是我们可以从的后面的话得之:他所强调的是身家,即家产达不到4000万,就不要去见他。(注:身价指一个人的价值,多引申指一个人的身份或在社会中的地位,身家多指家产多少)

在赞成或反对他的观点之前我们首先看董藩的身份——北师大教授。他的身份自然让人想起北师大的校训: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亲题这一校训的启功先生是这样阐释的:“所学要为世人之师,所行应为世人之范。”这种以德为先,以品行引领社会的大学精神,是师范院校应有的精神追求。

而在他的言论中,师、德、范完全被一个“钱”字所代替。北京师范大学是中国培养教育人才最有名的高校之一,这里培养的教育人才要用金钱来衡量吗?董藩身为一名教师,他学生的成败也要用金钱来衡量吗?——答案是否定的。

董老师是“北师大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但他是一名人民教师,他的学生即使学历高也不可能都去当经理、开公司,其中总要有人做教师、搞研究、当公务员……尽管人们认为高学历应该有高收入,可是不能指望一个教师或公务员在毕业后十几年内赚到4000万吧,除非用非法手段。作为一名大学教师,不是专注于“传道解惑”而是把金钱作为评价学生的标尺,把学历和财富划上等号,这种行为让我们感到可悲!

随着社会的发展,市场经济已经深入人心,金钱在人们生活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许多家庭把教育看做未来的希望,盼望取得高学历多挣钱以出人头地,这对于民族、社会不是坏事;可是将金钱过度拔高,甚至成为评价个人成功的唯一标准,那绝对是民族和社会的灾难。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所需要的不只是能赚钱的富商,更重要的是优秀的教育者,国家的建设者。就像温家宝总理说的:“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关心脚下的事情,那是没有未来的。”倘若高学历者都以至少4000万为目标,那将是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的耻辱和灾难。

如果说研究房地产的董教授私下里对他的研究生说这番话,或许可以起到激励作用。但他的言论是出现在微博上的,微博有被人加“关注”和转发的功能,是公开的面向社会的;他的以金钱为中心的言论给社会以错误的价值导向,这也必然引来无数网友的拍砖。

衡量一个人人生价值的标准是其对社会贡献,而不是取决于他的财产的多少。在董藩的成功哲学里,可以说绝大多数的人是耻辱和失败的。因为他们在40岁时远远没能挣到4000万,无论是其他教授还是他的学生。当年一位美国海军次长说“钱学森无论在哪里都能顶得上五个师”,想必他的身家没有4000万吧,那他是无能和失败的吗?拜金主义的荒谬价值观只能引来更多的抨击和板砖。

我们反对“40岁4000万”衡量人生成败的言论,但不代表着我们能容忍大学生毕业后不思进取,更不代表着我们不赞同教育反哺社会。国家每年大笔大笔的教育经费投入进去,每个供养大学生的家庭含辛茹苦,我们更希望大学生将自己所学知识切实运用到对整个社会的贡献中,用头脑、用汗水创造更多的GDP、税收和岗位。并不是所有的社会贡献都体现在4000万的腰包里。

责任编辑:吴姣
0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